2014年4月11日 星期五

潘老師的教琴隨筆之一

上個月帶了三個要比全國音樂比賽的高中生,恭喜他們都獲得優等,在激烈的全國賽中表現優異!

這幾個學生是以前的老師介紹來上課的,程度都很好。
這位老師基本技巧打得很紮實,因此學生基本姿勢都還不錯,幫他們調整了一下左手角度和手腕突出的問題。右手雖然我的運弓方式和他們原來的老師不盡相同,但學生也能嘗試修正來解決一些運弓和音色的問題。

但很有趣的是,同一個老師教的,但三個人的演奏與音樂風格截然不同!
學生A中規中矩,原本拉的有些平淡,我給了他一些音樂上的意見,希望做出比較對比鮮明的氣氛與風格,他雖然害羞不太敢做,但很快就pickup而做出一些讓人耳目一新的音樂。

學生B則是剛好相反的熱情奔放型的拉法,音樂上的想法非常多(雖然有的有點怪),有時候簡直是改編作曲了!我還得把這些溢出來的想法導入正軌。

學生C的技巧很好,音准技巧速度都很不錯,但是卻好像沒有什麼音樂上的想法,除了老師的要求以外,對曲子就沒有其他的思考了,我常常故意追問他對某段音樂有什麼想法,他還是答不出來。經過多堂課慢慢引導之後,至少在他的腦中留下了音樂創意的種子,希望有一天能發芽茁壯。

唉,台灣的學生被填鴨式教育荼毒太久了,考卷做了太多,到最後只會回答選擇題與是非題,遇到要自由發揮了時候只好愣在那裡。這些孩子必須打破原先的世界,重新學習獨立思考,不管是音樂也好,任何行業也好,否則一旦離開學校,沒有老師帶了,要怎麼辦呢?

笛卡兒說,我思故我在。
恭喜了孩子們,希望你們從現在起開始“想”吧!



1 則留言:

鍾婷婷 提到...

好老師就是給學生釣桿教會他們釣魚的老師吧